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想找个女人好好疼

2018-11-18 13:50 作者:[db:来源] 人气: 评论(0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开了这个世界。18岁的我早早离开家乡贵州黎平县,到广东去打工。当我赚到一些钱后,就想着自己做点生意,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结果,到了30岁,生意失败了,也错过了寻找爱人的最佳时机。
  
  接着,我辗转来到了浙江乐清,找了一份工作,想沉淀一下自己,从头开始。我的第一份恋情就是这时候开始的。
  
  悦悦是厂里包装车间的打工妹,23岁。当时我做她们车间的巡检,由于我们是老乡,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那段时间是我最甜蜜最幸福的日子———每天下了班,我们就在租的房子里一起做饭一起看电视。悦悦把小屋布置得温馨而整洁,屋子虽简陋,但欢笑声不断。
  
  在一起的第一个新年,我想去她家见见她的父母,渴望得到双方父母的祝福。悦悦阻止了,她说:“今年我们就在乐清过年,省下的钱以后结婚用吧。”我很感动,因为悦悦说到了结婚。我更加疼爱她,所有的家务都承担了起来,甚至连饭都端到她面前。有时候我也发现了悦悦眼里的忧郁,每次打电话给她父母都要避开我,她总是说时机未到,不想让她父母知道我们在一起。
  
  第二个新年,她还是不愿意带我去见她父母,态度很坚决。我问她:“你是不是不打算和我结婚?是不是和我玩玩的。我已经32岁了,我玩不起了。”我把悦悦买的一对瓷娃娃砸在地下,碎了一地。大年三十,外面到处都是鞭炮声,租屋里是悦悦的哭声,“老金,对不起。我父母帮我在村里订了亲。我不喜欢他,就跑出来打工。我父母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我看着泪人般的悦悦,心也如那瓷娃娃般碎了,我无法再去责问她。我默默地拿出旅行包,收拾我的衣物。悦悦抱住我:“我是铁了心要跟着你的。不要走,再给我一年的时间说服我父母。”我流着泪对悦悦说:“如果你父母还是不同意呢?难道一直就这么耗下去?”
  
  我决心离开她,可两年的感情不是说放手就放手的,我们又在一起呆了一年。第三年的除夕,悦悦的父母找到了我们的出租屋,把悦悦带走了。悦悦走时哭着对我说:“等我,老金。我回去就了断那件事。”我在出租屋等了悦悦两年,没有等来她的任何消息。慢慢的失望,慢慢的,心也变得麻木起来。我这段迟来的初恋就这样在眼泪与相思的苦痛中结束了。
  
  2007年,公司扩大生产,全体迁到南京。为了彻底忘却那段恋情,我第一个报名去了新厂区。新厂的建设繁重而劳苦,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因而得到了大老板的赏识,提升我为质量部经理。厂里也常有打工妹向我表白爱慕之心,但经过那次伤害后,我不敢轻言爱,每次都对那些女孩子说抱歉。那些女孩给了我一个外号“冷血动物”。可有谁知道我内心的苦痛呢?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db:TAG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