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等待珍惜爱情的“金子”

2018-11-19 19:36 作者:[db:来源] 人气: 评论(0

  有人牵挂的路程不叫漂泊,有人思念的日子不叫寂寞,有人关心的岁月不会失落……
  
  “你太坏了,竟然和我玩三十六计?”我转身打车逃开,抛下那个和我相亲的家伙。在车里,我打通金子的电话,立刻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宝贝,你好吗?”就是这样,金子明明心里很苦,明明眼里含着泪,也会笑着跟我说话。
  
  我刚想说“听你的话,我去相亲了”,却舌头一转,说出口的是:“是呀,我很好。”我咬着嘴唇,心里说:我想我的金子,我爱你金子。但是,煮熟的鸭子嘴硬。
  
  “你呢?你的那个她漂亮吗?”我傻傻地问。“她没你漂亮,但几次接触之后,我发现她的眼神好熟悉。后来我终于发现,那是我看你的眼神。”
  
  我再也忍不住了,大哭起来。金子也哭了,还不忘安慰我。我跺着脚,说:“我要见你,马上!”“好好,我马上就到。”金子说“马上”到,其实要一个小时,而且得马不停蹄骑车子赶过来。
  
  我们没钱,没房,但是我们傻傻痴痴地相爱,没有一丝杂念。就算是三伏天,我们抱在一起也不会热;就算是三九天,我们在海边抱在一起也不觉得冷;就算天塌下来,也有金子。我可爱的金子!
  
  金子属马,小我四岁,比我高好多,很温柔体贴。在一起,他没觉得我大,我没觉得他小。就这样,24岁的女孩和20岁的男孩相爱着。因为金子的二姐还没出嫁,家里人就不会应许金子的婚事,我们得等待。
  
  我们家所有人也盯着我,天天给我提亲。我妈身体不好,从小我就和姥姥一起过,我不去相亲,姥姥就犯心脏病,也不知是真的假的。我只好利用小聪明,一个个打发着那些精挑细选出来的对象。
  
  但是,一个阴谋正悄悄酝酿。一个从一开始就说只当我是妹妹的家伙出现了,他在姥姥面前大做文章,博取她的好感。
  
  正是这段时间,我和金子都很忙,忙得电话都很少打。难得一聚时,不知是情深所至,还是小别之后太激动,我和金子偷吃了禁果,弄坏了身体,我休养了很久,连走下楼都腿软。姥姥不让金子上楼,却让那个自称哥哥的家伙照顾我。
  
  我不吃药不打针,拒绝治疗,以此反抗。我迅速消瘦下去,沉默下去。这时,那个假装大哥哥的家伙殷勤备至,嘘寒问暖。我烦躁地又哭又扔东西。稍微好点时,我打通了金子的电话,多日的委屈和相思,竟变成了诅咒和谩骂。我都惊讶自己说了这么些狠话!
  
  身体终于好了,我又回到工作岗位。一天,因为有事提前回家,走到家门口却发现门没关好,门缝里传来那个大哥哥的说话声,他和姥姥在谈我和他的婚事……我偷听了许久,再也忍不住哭着跑下楼,跑去见我的金子。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db:TAG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