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迎来送往的眼神

2018-11-20 14:24 作者:[db:来源] 人气: 评论(0

  那些短暂的迎来送往,只不过是一些花架子,支撑不起长久实实在在的关系。
  
  时间对单身的人来说,总显得相对漫长。为了打发漫漫长夜,她经常独自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闲逛。有一天,她在一只灯箱上看到一个国画班招生的广告,就停下了脚步。
  
  做一个美丽的女画家,挥毫泼墨,不多时就是一幅灵动的山水花鸟,想想就美到不行。她站在这广告前,看见寥寥几笔、枝条斜出的兰草,心想与其这样无聊,不如培养一个比较风雅的爱好。
  
  国画班就在一家画廊的楼上,画室当教室,摆了四五张课桌,授课的就是画廊老板。第一次上课,她跟两三个小朋友一起,从入门开始学起。说实话,她觉得很丢脸,一个二十好几的姑娘,跟几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一起上课。就这样走了神,看着老师的嘴一张一合,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的嘴很性感,线条分明,莹润有光泽。他冲着她笑,提醒她该动笔了,她才回过神来,红了脸。
  
  他握着她的手,教她如何运笔。她听见自己强烈的心跳,他的心跳她似乎也感觉到了,他就是靠得这么近。
  
  她下意识地往前挪了挪,他松了手,望着她笑,表情再自然不过了。
  
  你需要一对一的指导,他说。
  
  嗯。她答,羞涩地收好纸笔,低头匆匆告辞。
  
  第二次授课,台下只坐了她一人,他在上面专注地讲:“我们一般是以画兰来练基本功,你别看小小的兰草,每个画家画出来都不同,有的凝练,有的洒脱,有的大气,从中足以看到每个画家的造诣。”
  
  他走到她旁边,提笔在纸上示范,“像这样一片兰草,一般人临摹很多遍,也能大致像那么回事,但真的要有神有韵,却要有深厚的草书功底。”
  
  见她不太明白,他又走到她正面,干脆拉起她的手,在她手心里画着,“入笔慢,顿,再渐快,拖,收……”
  
  她想缩手,却没有,他的指尖碰到她手心的时候,那种触感就像墨色在水里晕开,有一种强大的攻势。
  
  “就这样,轻轻地带一带就好了……”他的语音低沉又温柔,近似呢喃。她的手任他握住,在纸上游走,不知是谁的呼吸很急促,虽然楼下不那么安静,呼吸声还是清晰可闻。
  
  末了,她跟他说再见。他低头收拾东西,头也没抬,一如既往淡淡地说:“下次见。”
  
  她想,今天讲的就是山水画理的有意与无意,有意是事先的构思,无意是不知觉的出彩。他贴得这么近,他的呼吸这么急,他的眼里别有深意,他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db:TAG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