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永不受伤的飞翔

2018-12-06 17:11 作者:[db:来源] 人气: 评论(0

  那天下班的路上,我不紧不慢地骑车往家里赶。
  
  快过幸福大街的时候,一辆摩托车从身后呼啸着过来。我发现这辆车的轱辘后边好像拖带着一些东西。起初,我以为是一根慌了神的柴草,一失足被卷拽到了轱辘里。后来,我发现,那不是根柴草,好像是条线,线后边,还拴着一样东西。
  
  正好这辆车要往旁边的巷子里拐,速度慢了许多,我才看清楚,车上是两个人,前面是个女的,后边是个男的。男的手里拿着一截儿短棍,短棍上系着一条细线,而线的末端拴着的,竟然是一只鸟。
  
  那鸟显然已被拖得奄奄一息了,身子和腿已经不能动弹,只是它的翅膀,还在扑腾着,努力地做着向上飞翔的姿势。我看不到鸟的表情,但从它的挣扎中,我能感受到它的痛苦。
  
  我本能地紧蹬了几步,赶在那辆车的前面停了下来,急切地把小鸟的惨状告诉了他们。谁知后面的那个男人几乎看都没看,朝我一瞪眼,不耐烦地说:“我早知道了,用你管?”
  
  我一下子噎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笑了笑,说:“大小它也是个生命,你这么拖着它,明摆着是给它用刑啊!放了它吧。”我近乎哀求。谁知那个男人嘴里嘟囔了一句“这人有病”,就赶紧催促着女人走。
  
  摩托车又一次启动起来。地上的鸟还在挣扎着,但已经站不起来了,翅膀在颤抖中不断扑腾着。我正要放弃走掉,这时候,一个孩子的声音清脆地传过来:
  
  “叔叔,你把小鸟放了吧,你看它多疼啊,它妈妈看到了,是会哭的。”顺着声音看过去,车的另一边,是一个小男孩。我认识这个小男孩,他就是旁边那家馒头铺的孩子。我经常在这里买馒头,有时候就是他给我利落地找钱。
  
  孩子的话显然触动了女人心中柔软的部分,她回过头对男人说:“放了吧,放了吧。”男人看了我一眼,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松开了手,女人一拧油门,走了。
  
  鸟半躺在地上,似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男孩走过去,把它小心翼翼放在了手心。我说:“孩子,这小鸟伤得很重,恐怕……”我想表达出自己的悲哀。不料,孩子抬头朝我灿烂地笑了笑,说:“无论伤多重,疗一疗伤口,一样也可以好好地活。”
  
  就是这个孩子,好像没有上过一天的学。父亲早亡,他随着母亲来到这座小城,娘儿俩靠开馒头铺维持生计。我经常看见黑而瘦小的他,蹬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在巷口里弄四处吆喝着卖馒头,而且,有时候,我还看到有孩子欺负他。前些日子,他的母亲又嫁给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脸一天到晚黑沉沉的,也不知道对他怎样。我一直以为,这孩子应该是一个受伤的生命,在人生最美好的童年,他失却了同龄人应有的阳光、温暖和爱。他的可怜和无助,一度引起过我的悲悯。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db:TAG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