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故乡

2019-04-20 13:35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故乡,是一首小诗,令我梦萦魂绕;故乡,是山涧的清泉,淙淙地淌过我温柔的梦乡;故乡,是埋藏在我心底的一抹乡愁,是难以割舍的怀恋。那里有我童年的足迹,有我幸福而美好的回忆……
 
我的故乡,位于关中平原。有句民谣这样描述:
 
“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秦人齐吼秦腔,端一碗髯面喜气洋洋,没撮辣子嘟嘟囔囔。”
 
儿时的故乡,天高云淡,空气清新。能见度极好,一眼能忘见终南山。儿时的小伙伴在一起相互嬉戏,争相跳跃着说,自己看见了南山上,有一个担担挑水的人。故乡,有善良的村民,淳朴的民风,还有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那里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最美人间四月天。窗外梧桐树上点缀着淡紫色的花絮,犹如灵动的小风铃,在春风中摇曳。
 
望着满树花开,想起小时候我家后院那棵高大挺拔的梧桐树,我的思绪飞向远方……
 
时光如梭,一转眼母亲离开我,已经一年多了,关于故乡和母亲的记忆便浮现在我的眼前……
 
 
母亲一生爱干净。屋子收拾地窗明净几、一尘不染,在亲朋好友和四邻街坊中,口碑极佳。
 
爱干净这个良好习惯,是从姥姥那儿继承来的,而且,这个好习惯也传承给了我们几个姊妹。
 
母亲天天要扫地,抹家具,甚至有时一天早晚两次。特别是冬天,烧完炕,还要再抹一遍,桌子上有一点灰尘都不行。
 
 
母亲厨艺好,能做一手漂亮的农家饭。无论是擀面条、搓麻什、摊煎饼、烙锅盔、做各式的菜盒子,还是八月十五做花花馍,在我们村子,都是响当当的好手艺。
 
先生爱吃母亲做的面食。那时每次回家看望父母,母亲总是提早醒好面,站在门外,眼巴巴地等着我们回来。一进家门,我们马上就能吃上一碗令人垂涎欲滴的长面条,或者是吃着香喷喷的韭菜盒子。
 
我们吃着饭,拉着家常,开心地聊天、说笑着,农家小院便洋溢着祥和快乐的气氛。
 
母亲爱怜地看着我们吃得香、吃得急,便总要劝慰道:“别急、别急,我娃慢慢吃,锅里还有呢!”至今忆起,暖意萦怀,香气仍飘荡在我的唇齿间。
 
如今,再想美美地咥上一碗母亲手擀的biangbiang面和韭菜盒子,只能在梦中回味了。
 
母亲勤俭持家,含辛茹苦养育我们成人。我常常想起母亲年轻的时候,常年起早贪黑,辛苦劳作。父亲担任村支书,整天忙于全村一千多口人的生计和村务,忙得不得沾家。我们姊妹又多,母亲一人忙里忙外,常常忙得勾鞋、拾帽子。
 
姥姥在我家小住期间,母亲没少落姥姥的埋怨:“我给你说话呢,你总是着急着上工走呢!”
 
母亲白天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挣工分,养家糊口,操持家务、喂猪养鸡。晚上还要在煤油灯底下,为我们姊妹做鞋、缝补衣裳……
 
那个时候,人穷,买不起衣服。我身上穿得几乎都是母亲亲手缝制的棉衣、棉裤、鞋子等,暖暖的,满满的都是母亲的爱。
 
 
母亲吃苦耐劳,成年四季劳作。记得夏天,母亲从生产队劳动回来,热得满头大汗。午间,大家都休息了。母亲一人汗流浃背地烧锅抹灶,擀面条、打搅团(贫瘠年代的家常便饭)。
 
我难忘母亲在灶前紧张而忙碌的身影,汗水湿透了她的衣襟。每当一锅搅团打好的时候,母亲便会叫我:“小-----快给妈绞一桶水,漏凉鱼-----”
 
我一骨碌翻身起来,快步走到后院那颗梧桐树浓荫掩映下的井台,摇着辘轳,吃力地绞一桶水上来。
 
接着,又帮母亲漏凉鱼。只见母亲左手拿碗,右手持勺,麻利而娴熟地把搅团舀到碗里,然后快速地倒进我手扶着、不停地旋转着的漏鱼筛里。
 
不一会儿,约摸半尺长的漏鱼,宛如小鱼儿般、欢快地在盆里游动……美味可口的凉鱼,便是我的最爱了。此情此景,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永远镌刻在我年少时的记忆中,至今难忘。
 
 
母亲,留在我心中的是美丽、是无私、是宽容。母亲勤劳善良、敦厚淳朴的品行和吃苦耐劳、坚强乐观的精神,一直激励着我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
 
悠悠故乡情,游子永难忘。故乡装满了母亲的微笑、母亲的辛劳;承载着我年少的期盼、儿时的幸福和快乐。乡愁是一首歌,我对故乡的美好记忆永远挥之不去,必将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历久弥新。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