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重拾童真梦

2019-04-26 20:35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那时我们小学生上学,分班是按居住地域分班,故我们63班的同学,百分之九十是住在生产村和合作村。
 
是全厂最远最高最偏僻的地方,我们家的大人之所以愿意住在那山高路远地方,原因是那有可开一亩三分荒地。那时对国家来说是人多力量大,对家庭来说是多子多福。住在那里人每家都有四五个孩子以上。基本上是困难户。住在那里唯一好处是山上可以种菜喂猪养鸡养鸭。只要人勤快劳动,可以节约一大笔不小的家庭开支。
 
  这块地原来就是我家的菜地,小时候我在这里曾为它扯草浇水。现在依然有人继续发扬光大。这油麦菜长势还不错。当然与我们那时种菜意义不一样。那时是为了养家糊口,现在是为健康长寿而奋斗。人们习惯称之我们住的地方为上面,住厂中心区为下面。一直沿袭到现在。彼此之间见面打招呼“上来了”?“下来了”?极精简,在特殊的语境中行之有效。
 
  看到这泛黄的照片,回不去的昨天,心中依然停留在少年时代。当年在一起嘻戏的小伙伴们一下浮现在眼前。那时候不像现在,没有人要求你一定要学习成绩好,家长也没有要求自己的孩子一定要考上大学。我们的书包里面装很简单,只有语文和算术书,外加两个作业本。书包也装有自制的鍵子、橡皮筋、跳绳的绳子之类玩具,没有多余的课外书和本子。家长们所企盼的是孩子们快点长大,长大好参加工作,肩上生活的担子就轻了。
 
  我们小时候完全是在放养式生活中成长,每天老师们布置的作业不多,三下五除二半小时内便完成。三个一群五个一起伙相邀,开始做游戏。小时候十几个二十几个在一起疯疯癫癫地玩是常态,现在的圈养孩子们哪有那么个玩法。小时候我们怎么样玩得快乐,就是自己的最好业余作业。在那缺衣少食的童年不能算作金色的童年,但快乐的童年是绝对的。童年是有在回忆中显现时,才成就那份完美。
 
  “找啊找,找到一个朋友”。熟悉地儿歌在耳边响起,脑子一热,马上动手在小学群里发个倡议,来搞个“重拾童真梦”聚会活动。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响应者数众。早期随父母调出支援三线厂刘慧珍和杨应球。为保家卫国参军在外工作的潘胜红,更多的是在外做带薪的保姆们,纷纷扬扬表示一定回来参加此次聚会活动。
 
  三排:曹静泉,张湘兰,张荣,梁姿荣,朱湘兰,刘湘云,黄湘兰
 
  二排:周幸元,刘步新,肖艳芳,雍新云,谭潛竞
 
  一排:刘建英,刘慧明,邓如芝,谭凤娥,杨任球,潘胜红,谢志平
 
  聚会该玩些什么?不能老套吃喝玩乐。返老还童做儿时游戏吧,群里你一言我一语回忆童年记忆中的游戏。群里热闹非凡,撩动了我们班主任左新玉老师心绪。无奈年事已高无法成行。发来一张步履坚定而轻快照片,风趣幽默的说“我也去参加你们的聚会”
 
  四月六日那天,天空特别作美。无数人在网上发寻找太阳公公的启事贴子,都无济于事,雨帘依旧不断。六日清晨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太阳公公早早露出笑脸。好像是专门给我们开绿灯。我们本约定九点半钟集合,却出奇地九点全员到齐。大家都是按捺不住激动赶早来的,甚至有人兴奋一夜没睡好。我们活动地点为丁字冲村花园。花园中那棵大樟树下承载着我们童年太多的回忆。
 
  这里原来是有并排两棵大树,远看像两把巨伞,树荫连成一片。夏季凉风习习,是最佳避暑场地。是大人家属们开会的场所和孩子们的乐园,唱歌跳舞做游戏的地方。旁边是成片菜地,菜地中那条小路是我们每天背着书包上学的必经之路。
 
  少小离家老大回,故地重游,发小相聚。相互拥抱问候,说不尽的话,道不完的情。同学们高兴地纷纷拉出手机拍照留念。如今人人都是摄影师,随便一拍,都比当年要三毛一分钱一张照片的照相室拍得强。
 
  这是小学同学杨应球,还在小学时候,就随父亲支援三线,调往山区道县的跃进机器厂。特赶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你看早已经过了花甲之年的她,依然风韵犹存。当年可是大美女哦。这张照片出自刘建英之手。
 
  旧貌换新颜,这还是儿时玩的地方吗?同学们努力想找童年的踪迹。
 
  谭潛竞,雍新云,王湘华,刘湘云,原来居住的平房已拆除,现已建为廉租房。伍金华,汪湘资家所在地变成了花园。想不到我们当年的贫民窟会变得这么漂亮了。大家有说不出的兴奋感。芳草萋萋,鲜花盛开,几株樱花的绽放更加绚丽夺目。当年的懵懂少年,愿你历尽干帆,归来仍是少年。纷纷回忆起童年时光,是那么兴奋,那么激动。其实一个人的童年是不需要太多的色彩,一笔一划一蹦一跳记住了的也是单纯的快乐。兴致勃勃玩起了儿时的游戏。个个把潛在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人人成了能歌善舞的高手,玩游戏健将。完全忘记了自己已是奔七的人。
 
  看着同学们玩得这么开心快乐,我心中有一种可功不可没的成就感。因为活动中的玩具,全是我挑灯夜战赶出来的。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时候家里挺困难,一家七口人,仅只有父亲一个人工作。是买不起任何玩具的。父母亲是绝不会从牙齿缝里挤出钱来给你买什么玩具。且那物资匮乏时代,市场上也没有什么玩具可买,不像现在玩具品种繁多,琳琅满目。为了玩我从一二年级开始,自己动手学做自己想玩的玩具。记得有一次,想用小手帕做布娃娃,在做布娃娃脑袋时,用剪刀剪不动厚厚的纸。就用刀子割,结果娃娃没做成,手指切去了一块肉,血流不止。
 
  从小造就了做玩具的本事,做起玩具工艺十分娴熟,做抓子首先裁剪好布,在制作过程中,细沙不能装得太满,不然就没有柔软的韧性。不然玩起来不好控制降落的速度。布袋子里装米更好,干净卫生且不会掉东西出来咯手。那时候谁舍得用米呀,五个抓子二两米,那是我们的一餐饭量。作毽子简单,三五张已用过了作业本,用剪刀剪成细丝条,拿两块明钱卷起来,用线条子系上大告成功。为结实耐用最好下面用块小布包扎。
 
  一日上网无意发现,现在一枚明钱最低价格,竟炒值十几万或几十万不等。那时的明钱无市无价,同学之间谁需要就给谁,谁有谁就提供。似乎人人都这样。没有舍得舍不得。孔方兄可能是我们那个时候最不值钱的年代。如果假如.....,天啊!那岂不是多了很多百万富翁。可这一切都是假设。
 
  小时候走路一般不会抬头走路,经常低头在地上寻找宝贝。螺蛳壳捡来可以做跳房的bie,一小截橡皮千万别放过,可以剪成细条,用线扎结成一长根橡皮筋,就可以用它来跳橡皮筋玩。糖纸捡起来可以用来与人交换更漂亮的糖纸。冰棒棍捡来可以与人撒冰棒棍玩。这些东西在我们孩子眼睛里才是无价之宝。
 
  我们住在上面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唯有生产村村口八字朝门最有名,说起八字朝门老一辈人人皆知。八字朝门是因两道高五米长八米干打垒墙呈八字型而得名。依稀记得上面是什么制度之类字,白底黑字,字体工整漂亮。两块墙面矗立那里颇为壮观。那里最先是我们江南机器厂的厂部办公室卫门口,全厂指挥建厂和生产中心就在那里。随着工厂的扩建后搬到现在厂部办公室地方,八字朝门也是我们小时候经常躲猫猫的地方。现不见当年秦始皇,唯一留下痕迹便是警卫战士居住干打垒的营房。
 
  当年庄严威慑营房,现在变成一间小卖部。
 
  八字朝门不远横过马路,有一栋低矮土砖茅草房。里面住有一个小脚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和她的孙子,人们称之贵娭毑,据说她的老伴贵公公曾救过彭德怀的命。是否真实,现已无法考证。真实的是我们每每去摸螺蛳,捡地皮,扯笋子,挑地菜,都要经过她屋前。去时叫一声“贵娭毑”,回来时贵娭毑喊“要吃茶啵”。
 
  再向前走是红砖厂,红砖厂那里的菜地马苋菜多,地米菜也不少。石灰窑的地皮最多,那里是我们最爱跑的地方。怀旧也许是人到老年的特征,大家选择我们小时候经常去田间野外活动的地方用餐。
 
  江南楼老板真会选地方,这里山青水绿,金灿灿的油菜花在风中摇曳,飘来阵阵芬香,前坪地上竟然有一朵朵褐绿色地皮。
 
  桌上欢声笑语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