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老宅回忆

2019-04-27 15:35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读安妮宝贝的《素年锦时》,读着读着思绪浮动,感触不已。

她出生于旧日南方的大宅,那里的楼梯,走廊,房间阴暗窄小,气味潮湿。从窗外射进来的西落阳光里,升腾起无数的细小灰尘颗粒。

空气中飘散着食物和物品的气味,密集居住空间里的人的皮肤和身体的气味。

这样的拥挤,阴暗,寂寂然的环境,隔着一道高高的门槛,屋外又是另一番景象。

街道上阳光热烈,人声鼎沸,有热闹的集市或者聚会。屋外春光明亮的景象,更加映衬屋内格外幽深的静谧。

我煞然想起了我的故乡,那个遥远的南方小村庄。小时候的记忆里,瓦片的屋顶,房子很大很空,光线昏暗,长长的形状。

厨房,外堂,寝室,堆杂物的小房间,黑压压的瓦片把房子与温热的阳光隔离,只有顶上几片明亮的瓦片里透射进来的几道光线。

记忆里一切都很大,对那时小小的我来说,穿来绕去,一切就像迷宫一样。

门外就是热闹的集市,有卖鸡蛋的,卖家禽的,小玩意的,包子早点的,吆来喝去,我很喜欢外面伴随着讨价还价的吵闹。

不过这种幸福的记忆太短暂,时间定格在我上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之后,我就搬迁进另外一所老房子,跟随奶奶开始生活。

老屋的十年,是我记忆深刻的十年,远比我出生到上学的那几年记得的事情多。

我的故乡,那个生长20多年的地方,有一段长长的回忆是留给奶奶和她那栋阴暗,潮湿,高大而坚强的老屋的。

小的时候看见那些嫁往外地的女儿回到家,心里有一瞬间闪过她们再次回到故乡是什么样心情的想象。

奶奶老屋后面一户人家的女儿就嫁往安徽,小的时候我还能看到她带小孩回来娘家,现在看不太到了。我是不是会和她一样,随着日子变得越来越长,回去娘家的日子变得越来越少。

记忆里的家乡日渐模糊,几乎记不得,会有一种没来由的恐慌,那里是我的根,是养育我生长,给予我性格底色的地方。

那时,是以一种外来人的眼光看待她们的,如今我自己倒成了外来人。

想起奶奶的瞬间,就会有一种恍惚,总觉得奶奶还在那栋高大蔽旧的老屋里等着我。她没有离去,她永远是那样活泼有满满的力气,她总在忙碌着,忙着浇灌菜园子,忙着播种下种子,在厨房里忙着准备好饭前的食材。

在我的心里,对于爷爷的记忆没有那般深刻,对奶奶的记忆却总是格外清晰,她陪伴了我整个的成长。从青春到成年,这漫长的过程。

旁边总有人会说奶奶多不好多不好,但在我们姐妹的印象里奶奶却是极好的,她总是很有朝气,会提前准备好所有的事情。

她一辈子最深厚陪伴她的是土地,春夏秋冬总要到田埂上去忙碌一番。即使到了冬季,没有下雪的日子,还要远行去地里摘油菜。

总有那么一瞬间,走在路上,抬头看清澈的蓝天,奶奶的影像会清晰地在我眼前闪现,那种永远陪伴的感觉包裹着我,我们陪伴她的孤寂,她陪伴我们成长。

可能年龄大的人总是会活在记忆里,记忆就像一座取之不竭的宝藏,每次睡前,奶奶总要絮叨地回忆远在我还未出生时候的事情,她的父母,她的奶奶,她嫁到这个家庭之后的一些长长短短。

以前我从没有想过,我是不是也会和奶奶一样,到老了会和自己的孙子孙女讲述过往的回忆。

现在,我远嫁进入另外一个家庭,现在经历的林林总总日后会不会成为我讲述的记忆来源,我不知道。我也许会的吧,人年纪大了之后就会有一种被人遗忘的恐慌,或许我也需要有人把我的历史记忆传承下去的吧。

记忆有时又是虚实不定的,是斑驳交错的。它使我对故乡和童年的追溯,物已非,人不在,已经失去根基。它如同漂浮在大海上不能回航的废弃大船,熙攘华丽,但只能逐渐下沉。直至无从寻觅。

日子往前流淌,脑海里的过往回忆就会有一种不知真实还是虚幻的错觉。奶奶去世之后,她曾经居住的那栋黑暗潮湿的老屋已经荒废在那里,我没有去看过,那里大概已经长满了野草了吧。

屋顶,门前,屋后,墙壁,厨房的井边,所有有缝隙的地方都被野草侵占。我又嗅到了下雨天那蒸腾上来的泥土气味,空气里弥漫着水蒸气,被子是潮的,衣服是潮的,就连电视机也因为潮气而画面布满雪花点点。

房间里只有一个窄小的窗户,一张黑洞洞的大床。即使是阳光晴好的日子,屋外的太阳也只能射进来一小方。上了漆的木质的床,泥土的地,用水泥砌成的地板,薄板塑旧的立式柜子,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熟悉的模样。

那十年里奶奶一个人在老屋里孤单地行走。我们在外求学,节假日回到老屋,聚集在一张老旧但板实的木桌子前吃饭聊天,那是我记忆里最快乐的模样。

我们三姐妹,还有奶奶。我以前多么讨厌学习,讨厌那个囚笼的地方。一到大家都放假的时候,我心里最欢快,终于可以聚在一起。那时候的幸福是永远刻在我脑海里的原型,此生,都不会模糊!

记忆有时看起来是这样真实。它是一条河流,不能从中间切断,有始有终,源源不断。

人的故乡,是他不能再回去的地方。我对故乡与亲人的回忆,一同被锁进那栋蔽破的老屋。老屋在风雨的侵蚀下,日渐倾颓,椽木倒了,覆盖野花野草,遍地被摔碎的瓦片,日光依样照耀,但留下的只有暮色光阴里,苍凉的景象。

那些不会再发生的文字的记录,影像的存在,感情的幻象。它们只是一种存在。并且因为经历过时间,获得了彼此的理解,深入的相照,而更增添人的落寞。

旧的记忆已然远去,新的记忆还需要创造。奶奶走了,父母还在,姐妹还在,虽然远嫁,但总还是要常回去看看的,带着自己的小孩。

那片养育我,塑造我二十多年的地方,那里给予我教养,是我独自面对整个世界的起点。内心始终都有一个地方是留给它的,若然没有了,那我就像凭空漂浮的人,没有根系,不知归途。我想,用文字记录过往,大概是对它最好的怀念。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