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童年那点傻事

2019-04-30 12:59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傻女孩小花关于外号的自述

      我是傻女孩小花,我想自己可能天生就傻,傻得无药可救,傻得惹了一身外号!

      傻到什么程度呢?又有哪些外号呢?不着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小时候我们村里扎推扎推的留守男娃娃和女娃娃都十分钟情于磨粉,就是把红色的砖头使劲磨成粉粉,每天比驴拉磨还敬业,一到学校几个小盆友就开始比谁磨的粉多,可我这个人吧,从小就四肢不勤头脑简单却从不肯认输,每次都输得一塌糊涂,可每次都屡败屡战,每次输了满脸灰满脸土的跑回家向爷爷婆婆哭鼻子想告状,可每次不是挨骂就是挨揍,幼小的我完全不理解我爷爷婆婆为啥不帮我,还给我“土八路”的外号,满肚子的委屈,本来就应该帮我揍那些笑我磨粉少的坏娃娃嘛!即使这样我用砖头磨粉的兴趣只增不减,到现在我实在想不通,为啥童年的幸福那么简单,抱着一块砖就如抱着全世界?

      除了磨粉,煮假假饭也给我童年带来很多趣事。大概是三四岁的时候吧,经常的娱乐活动就是煮假假饭,一大群小娃娃随便找个地方聚在一起,男孩负责在地上用石头、砖块、树枝搭房子和车子,女孩负责磨粉和采花草树叶来做饭菜,俨然男主外女主内的姿态。抱着砖头磨出的粉就是我们的“米饭”,撒在米饭上的各种草和花就是我们炒的菜,树叶就是我们吃饭用的碗,每次假假饭都是一场盛宴。有一次吧,二哥想捉弄他的傻妹妹,在一次盛宴上提议比谁吃得又多又快,我当然不甘落后,闪电般的速度用爪子抓起所谓的饭菜就往嘴里塞,那味道,简直了,永不忘怀!干干的砖粉呛得我喉咙亲痛,涩苦略干的草让我难以忍受,于是那几天我忍不住的吐口水,那绝对是人间最难吃的饭菜没有之一了!从那以后我就对我家的牛佩服得五体投地,竟然能把草嚼得那么津津有味,但也是从那以后,村里的小娃娃都叫我“瓜娃子”!

      我想我也没那么瓜,也没那么傻,可老天似乎要二哥帮我把傻发挥得淋漓尽致。说起我二哥呀,简直是整蛊专家啊,可怜的幼小的善良的我成为他练手的绝佳小白兔啊,而且每次还能超乎意料的达到整蛊效果。记忆最深刻的是我五岁那年的一个夏天,我和哥哥去竹林捉竹牛(夏天里一种爬竹笋上靠吸竹汁续命的黄黑色的虫,既可以用竹签签串上它当玩具,也可以拔掉它的屁股和头撒上盐巴在锅里炸,或者在火里烧,成为那时村里小娃娃夏天里的美味零食,现在想起来当年的自己可真勇敢。)好了,言归正传,话说我五岁那个夏天,我没有在竹笋上抓到既可以当玩具也可以当零食的竹牛,看着二哥在灶屋里吃着香喷喷的炸竹牛,满嘴砰砰砰的咔咔响,我心里一万个不开心,看着直流清口水,可我那坏二哥就是舍不得分我一条哪怕一条腿吃,我问二哥要,二哥不给,突然灶屋里飞进一只马蜂,形体和马蜂有点像,当马蜂停在灶屋木柴上时,二哥眼睛冒出一道闪光,很着急的让我去捉那只马蜂,并说我捉到了就把它和灶屋里瓶子里的两只生竹牛一起炸了给我吃,我当时想都没想,伸手就去抓,结果那些天竹牛没吃到,全是都肿胀。于是乎,莫名其妙我又多了个“好吃嘴”的外号,可谁叫小时候的我们零食极其匮乏,长身体极需要补充营养,因此连虫都不放过!

      其实我还有少数闺蜜取给我的“男性绝缘体”外号。小时候不懂得什么男欢女爱,好像是初中才知道小和尚不是老和尚和老尼姑生的娃娃,幼小单纯的我以为光头的老和尚和老尼姑才能生光头的小和尚。哎,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啊,我想这可能有两方面原因吧,一方面是小时候一看到电视里男的抱着女的啃我和哥哥弟弟们都会马上用双手蒙住眼睛或者把眼睛闭上,或者赶紧把头转到一边,那是小时候觉得最见不得人的事了,当时我一直很纳闷:“不知道为什么电视里的男的和女的要啃别人的嘴巴,难道他们喜欢舔别人的口水吗?啃别人的嘴巴还没得啃骨头啃鸡爪爪好,没得别人的口水。另一方面是害怕村里的娃娃说你色,要是你一个女娃娃和村里一个男娃娃走得太近肯定会被小孩们传你们有那个那个了,还会当你面说你色,我可不想被别人说色,于是我到高中都没有一个男性朋友,而且从小很少和男同学说话,每当遇到男孩表白我都说自己不适合谈恋爱,或者直接说你很好但我们不合适……不知不觉成了真正意义的男性绝缘体,快到四十岁了初恋还没开始。

      童年的傻气和被贴外号的命运一直持续到大学,甚至现在我身上仍带有它的影子。再只说大学里的一件傻事吧,说多了心脏受不了。事情是这样的,大三时我很高兴抢到一门网上儿童心理教育课,抢到课的我犹如遇见白马王子一样兴奋了好几晚上,我下定决心好好学成以后去从事农村留守儿童心理健康教育,因为我想好好学嘛,就提前主动联系上课老师说我要当课代表,要对老师同学们负责,要为自己关爱留守儿童的梦想奋斗,并很动情的说我选这课的缘由——因为我童年那点傻事和源源不断的的外号,我比任何人都更理解留守儿童的需要(其实我到现在都不是很理解,还在探索中了。)没想到老师很爽快的答应了,于是我就负责传递信息,解答同学的课程疑惑,向老师反馈情况并积极向老师请教十万个为什么的问题,不过幸好那个老师真的很好,很耐心回答了我乱七八糟的问题,并给了我“十万个为什么积极女孩”的光荣称号,可是当期末交作业时我才发现自己加错了班群,当了别人班的课代表,直到现在想起来都哭笑不得,是啊,我是对那个班的老师同学负责了,却给自己开了个国际玩笑,没查看选课系统有所变更,不过还好还好,最后没出大问题,大四还是毕业了……

      土八路--瓜娃子--好吃嘴--男性绝缘体--十万个为什么积极女孩,一路走来,本事没长多少,外号却一大箩筐装都装不下,有时吧,我质疑自己犹如新时代的阿Q,但似乎又有那么点不同,至少阿Q没有从事留守儿童心理教育呀!我一直在想:如果童年的小花遇到现在热心留守儿童身心教育事业的小花,如果童年的小花上过现在小花的儿童性教育和生命教育课堂,如果有人关注过童年的小花对世界恐慌和不知所措的感受,那,童年的小花还会那么傻吗?外号还会那么多吗?

      其实有时候我都有点纳闷:什么是傻?傻是童年时看山是山?还是长大后看山是水?又或者从来就没有傻这回事……

      偶尔会怀念童年那点傻事,傻得那么真实!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