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最初的梦想是什么

2019-04-30 13:01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不忘初心,大概是人生中最难的事。

初二的外甥近期的愿望是去北京博物馆,远期的愿望是读考古学,说来也是巧合,竟和我当年想得一样。堂姐很是忧心,毕竟考古学听起来不像是容易挣钱的行业。在他们眼里,工作离开了钱,就不算有出息。她问我如何是好。

我回想自己这一路的选择,只说:“将来他的想法会改变的。”

明明轻描淡写,自己倒是感伤起来。

我幼时也曾有过许多梦想,如今怎样了呢?


关于医生的梦

小时候,我想当一名医生,等我治好亲人的病,要么到战场前线救治受伤的战士,要么背上行囊,行走天下救死扶伤。在我看来,医生是拯救苍生的天使。他们可以让我从感冒的痛苦中解脱,可以治好我摔倒时受过的伤。可是,当亲人与病魔抗争多年最后还是含恨而终,我突然感到,医生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在死亡面前,医生亦是渺小的。


关于老师的梦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不想当医生,那就选择老师吧。我要像我的老师一样教其他的孩子们读书写字,用我的知识去浇灌大山里的无知,我要培养出一个个优秀的学生,让他们对未来充满期待。然而,当我最爱的老师一年的支教期满,他离开了我们的山村,再也没有给我们教过书。我很难过,小小的心灵里突然没有那么想成为一名老师,学生与老师之间也会有离别的啊,老师他会想念我们么?他一声不吭就走了。


关于科学家的梦

告别了老师,我又想成为一名科学家。相比于医生、老师,科学家的梦更加遥远。可我不怕。听闻科学家可以将人类送上月球,我若是成为科学家,我可以自己送自己上月球。也许我会看到抱着冷兔的嫦娥,我该叫她“嫦娥姐姐”还是“嫦娥阿姨”呢?我还可以去银行上看看吧,也许还会偶遇牛郎织女。但当我逐渐成长,分清神话与现实之后,我对科学家,又失去了向往。


关于女兵的梦想

我从小就想成为一名军人,奔赴前线,保家卫国。虽然是抗战片看多了,被电视里的英雄吸引,但它却是我目前有过的经历最长时间的梦想。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我就时常梦到自己是学校游击小分队的队长,带领班上同学与进村的小鬼子激战,甚至梦到自己身中十七枪仍然坚持用最后一口气打死了一个敌人。房间墙上贴了许多“中国女兵”的海报、明信片,我一直以为,总有一天我也会和她们一样。

成为女兵不仅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父亲对我的期望。高三那年,在家人的鼓舞、自己的冲动下,我填报了军校。班上同学很是诧异,谁也没想到一个腼腆的女孩儿竟有着如此的铿锵梦。我的伯父听说我要念军校,也是满心欢喜不远万里赶回家,见到我时惊呼“你长这么温柔,去军校做什么!”(他只在我幼年时见过我)可我自认为内心坚强,不惧军校艰苦磨练。能保家卫国,是多么光荣的事。然而,我做足了一切准备,最终却因为错过面试与军人梦长辞。

年少时记录过自己梦中抗战的场景,保存在箱子底下,偶尔翻出看看,竟也被自己的可爱打动。


关于考古学家的梦想

初中时,想着将来若是不能成为军人,就去考古。我也许可以去学地质学,听起来是一个很有追求的专业与职业。考古在我看来,就是与古人的交流。因沉迷于中国古代史,给考古披上一层色彩斑斓的外衣,要去看看旧时的长安、紫禁城,到未央宫里转一转,故宫里走一走。我也能背上工具,披荆斩棘,在深山旷野里探索历史的蛛丝马迹。自认是听起来就很美好的工作。

可当我告诉家人,他们说这样的工作又累又不能挣钱,你学那个干什么?

慢慢地,我发现,这也许可以成为我的梦,但很难成为我的现实。我的家庭难以支撑我去实现一个看似难有出头之日的梦想。可我仍然佩服那些坚持做这一件事的人,在我心中,仍然有着一个纯净的考古梦。只是,我再也不能同少年时期的那个女孩般单纯,配得上这个简单纯粹的梦。

想到我的小外甥在同一时期与我有着同样的梦想,不由心生欢喜。


关于工程师的梦想

小时候村里要通公路,是一些不认识的人努力地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那些打石子的机器、被拉紧的带着墨水的线、一袋袋面粉般的水泥,对孩提的我们而言总是自带神秘色彩。好奇的我到学校问老师:“那些都是做什么的?”老师讲起来修路、造桥、建房子,都离不开这些东西。

“是什么人在做这样的事呢?”我总喜欢刨根问底。

“他们都是工程师。”

“噢,工程师啊。”

这就是我对于工程师的最初印象。在知道的那一刻,便心生了敬仰。在我眼里,风吹日晒、汗如雨下是我玩耍时也会有的事,而不是工程师特有的艰辛。能走过自己修的路、跨过自己造的桥、住着自己建的房子,该是多么幸福美好的事情啊!

幸运的事,大学时期的我学了交通工程,我终于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工程师,却再也不认为风吹日晒、汗如雨下算不上工程师特有的艰辛。不变的是,我依然热爱自己的专业,也许最终会选择做室内的规划师而不是室外的工程师,但总的而言,我这个梦想,算是实现了。

这也是我唯一实现了的梦想。


年少的梦,也许多起源于无知,但正因为无知,我才拥有那些如今难以企及的快乐。我羡慕自己曾经有过做梦的勇气,可是,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想,我还是会选择成为一名工程师。脚踏实地,心安理得,不负家人,不负自己。

最后是一个心中的小心愿:暑假带外甥去北京博物馆看看,实现他近期的愿望。而远期的梦,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