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捕梦人

2019-05-02 19:52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很长,很长,似乎永远不能醒来似的。我在里面不停地奔跑,不能够停下来,途中好像碰撞了好多人,可是他们都不理我,一点反应没有…我好怕,好想醒过来可是就是醒不过来,明明知道了这是在做梦就是无法把自己唤醒,渐渐我又开始认为那不是做梦,那是现实,我好累好无助我需要休息我想睡觉。于是我就会强迫自己睡觉,在梦里强迫自己睡着……究竟哪里是梦哪里才是现实啊”躺着的女子低声细语,不知是撒娇,还是真的把梦记得这么清楚。白月光没有应声、他从来没有做过梦,不是做过梦忘了而是真真正正不曾有过梦。睡过去只是一片空白,醒来后继续昨天的生活,自己永远是自己。

这是一件陈设简单的办公室,和很多心理诊所一样在主要的地方有一把很舒服的沙发,很软,很摇,很有安全感,那女子就窝躺在里面,似睡似不睡。白月光坐在她的旁边,翘着二郎腿,膝盖上放着笔记本,拿笔的手搭向后面的椅背,好看的眉毛皱着看向对面的墙壁。墙壁上并没有什么妙手回春之类的赞扬锦旗却又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它的框架好似一个网球拍,求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羽毛,还有一些特意的绳结,七彩夺目,却又有圣洁安详之感。~“捕梦网”

白月光起身把笔记本合上跟笔一起放在办公桌上面。轻轻摘下了捕梦网走到那女子身边猛地扑了上去。

只觉得这个空间如同到了棉花套里,四处不能着力,徐徐漂漂。白月光稳住身形,四处打量,寻找那女人的的身影。周围似乎有人似乎没人,似乎充满各种嘈杂的吵闹声音又好像静的耳朵聋掉一样,好像可以看得很远清清楚楚可是一凝神却又目不所及。白月光有点沉不住气,口中念念有词,把捕梦网轻轻挥起,就像一个舞者轻轻踮起了他的脚尖,每个动作合其节奏,潇洒自如,捕梦网上羽毛轻飘、绳结轻摆,偶尔还有脆脆铃铛响声。不多时便感觉这空间清明起来。一轮皓月当空,亭台楼阁林立,这白月光起舞的旁边池塘翠柳,怪石假山。明明就是一片公园景致。白月光停下舞步举目远眺,在远方一座现代化城市跃入眼帘,已是华灯初上,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一片纸醉金迷的景象。白月光却是再不迟疑一纵身向这座城市的最高楼奔去,几个起落前面已经可以看到女人的背影,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却又似乎被什么拽着不停向前面奔跑,而拽着她的那个东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再不顾忌一路直向大厦奔去。白月光赶紧催动身行掠上了附近的小楼,直接从外侧如同电影里面的蜘蛛侠一样闪转腾挪飞上了大厦楼顶。咣的一声,天台大门被用力撞开,一个一身黑衣的东西拉着那女人出来。

白月光长身一立,当在他的前面,气定神闲。捕梦网背在身后轻轻拍打着。那东西似乎认识白月光,嘶声力竭可奇怪的的他发出的声音忽男忽女忽老忽少。忽大忽小忽远忽近。如男子洪钟嘹亮却又如女子凄凄耳语“白月光你上通天道,当知因果报应,循环不爽。我当取这女人性命顺乎天意,你却为何要逆天而行坏我好事?”“天意,哼”白月光轻声一笑“你既知道我是来阻你好事,便应知你是逆天而行,因果如此岂是由你信口雌黄!”那家伙惊慌失措却也不甘,只见一下子如同气化,斗篷的下端黑雾滚滚,一下子攥住那女人的手纵身跃下大厦。白月光却也不急,脚尖轻点紧随其后。劲风凛冽,那家伙斗篷猎猎作响,露出了一些面目,却听那女子大声惊叫了起来。那东西的脸却是在一丝丝却又可以目光所见的衰老着,开始如婴儿粉嫩可爱然而皮肤褶皱如快放般层层叠叠增多,衰老迎面而来。“啊…”伴随着女子歇斯底里的尖叫声,白月光猛然加速超过跌落的俩人,回身把捕梦网抄向了那东西脑袋。就好像梦一样,噗的一声,一切都消失了。

一间陈设简单的诊室,一把超级舒服的沙发,一个沉沉睡去的女子,一面普普通通的白墙。白月光打了个哈欠,伸展了一下腰身,轻轻的把捕梦网挂在了上面。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