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有关于你的记忆

2019-05-12 17:29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南方的五月,早早炎热起来。

       立夏刚至,蝉鸣与鸟叫声在楼后的树林里此起彼伏,大有盛夏的错觉。说起盛夏,有关于你的记忆,从这里开始,也多停留于此。

        “爸爸,你今天上街去吗?”

        “一会去给摩托车加油。”

        “那你可以给我带个东西吗?”

         “你要带什么呀?”

         “给我带一本童话书可以吗?”

          爸爸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踩着油门,骑着他的摩托车出发了。小灰每天例行循着车子的声音快速跑了出去,作为一只狗,她一直是无比尽职。我们都喜欢她,不仅因为她尽职,更因为她曾陪伴我们如此漫长的岁月。

        爸爸给我带回来了一本《安徒生童话》,当小女孩迫不及待地坐在地上摊开这本书时,小灰摇着尾巴凑过来了,狗其实是有表情的,她摇着尾巴的时候,脸上笑嘻嘻的,我能感觉到。我开始读童话故事给小灰听,她坐在一边竖起耳朵盯着我,一动不动。八月的傍晚,空气里有花香、蜻蜓飞动、混合着各种虫子的声音,安静又喧闹,它们在等待暮色降临,开始夜晚的故事。

          妈妈外出回来了,自行车刹闸的一瞬,小灰冲出门,开心地窜来窜去,迎接她的主人。这一幕,每天上演四五次,一共持续了十五年。小灰出生在盛夏时节,从我有依稀记忆开始,她的活动范围未超过这个小小的村庄,人生的大部分时光在这两间温暖的小屋和庭院里上演。据舅舅说,小灰被抱到我家里时,就是一只很好看的狗。果然,等她长大了一点,就有很多伙伴每天巴望在我家门口,我对妈妈说“一定是因为她很好看,所以有好多朋友”,妈妈笑了。小灰更大了一点,长成了一只很乖的狗,这性格倒是很像我,怕生、挑食、眼神里还有点忧郁。

        小时候的我,在盛夏的每个傍晚,带着篮子去菜地里割葱,为爸爸妈妈准备第二天做生意的材料。我挎着篮子出门的点,小灰紧随我沿着石子路小跑。割完了葱,我挽起裤脚,赤脚下了沟,她也用爪子试探哗哗的水流,靠近着我。摸鱼摸虾摸蟹的乐趣,只有我和她懂得,这份默契,在时光里沉默了许多年。我享受着每日小小的快乐,和这无声的陪伴所带来的温暖。

      我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很多东西宁可记在纸上笔尖,也不愿诉说出来,对于珍贵的回忆更是如此。

       盛夏时节,奶奶种的各种蔬果慢慢成熟。小孩子不喜欢午睡,中午偷偷溜到菜园里摘瓜果。大太阳下的我黑得像煤球,每天还是乐此不疲干着同一件事。小灰跟着我,在菜园里嗅来嗅去。有一日,我偷偷摘了邻居的西红柿,被发现了,免不了一顿劈头盖脸地教训,那个婶婶抄着棍子嗓门特别大地冲过来,小灰突然朝它叫起来,越叫越凶,大人被吓到了,不敢再靠近。我回家同奶奶说这件事,小灰邀功似地看着奶奶,尾巴摇个不停,却没想我俩一起被奶奶教育了一番。这件趣事在回忆深处保存,关于小灰的记忆,重重叠叠,却愈发清晰。我曾感受到来自另一个物种的保护,不亚于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所以,我把它记在日记里,怕哪一个时刻会无意忘记。

        白日里在镇上读书,晚上回家。刚学会骑自行车的小女孩,载着妹妹歪歪斜斜地行驶在乡间的石子路上。有一段路是上坡,使足了吃奶的劲,还是没能上去。女孩推着车上坡,坡上奔过来的小灰,由远至近,一如既往的笑容和摇晃的尾巴,强烈表达着喜悦,在视线中逐渐明朗。

        三年级的我,趴在小桌上写作业,遇到不会的难题,爸爸和妈妈都给不了答案,我急得哭了起来。小灰在身边不停地转,这边走到那边,模样大概和我一样奇怪,这个家伙可能也替我着急吧,看她这个样子,我笑了出来。此后的十多年光阴,我夜间常常在窗下的桌前做功课,从春夏之交的蛙鸣,过渡到夏夜的繁星点点。小灰怕热,我在窗下写写算算,她在窗外的庭院里睡觉,偶有人声走动,她便叫了起来,使我不再害怕夜晚黑暗所带来的莫名恐惧。

        小灰有了很多崽,也是在盛夏。她把狗崽都衔去了屋前的草垛边,怕我们伤害她的孩子。妈妈只留下了一只狗崽,这只小狗没有遗传小灰的模样,性格也和他的母亲相去甚远。我每次抱起他的时候,小灰就很紧张,生怕我做出什么事来。陪伴小狗崽成长的那一年,小灰很少跟着我跑动了,与人一样,母亲对于孩子,永远是倾注了最多的精力。狗崽一年后病死了,小灰那段时间看起来十分没有精神,吃东西也很少。我曾想,原来狗的世界里也会有许多的喜怒哀乐吗?

        下雪的冬日清晨,我裹上棉袄出门,小灰跟在身后,一转眼,一路的点点梅花印记,与我的欣喜一同留在了过去。很快到了除夕,这是小孩子最盼望的节日,却令小灰害怕。绵延的爆竹声在每个村庄响起,持续不断,小灰吓得躲到窝里,再不敢出来。这份害怕,一直持续到过完年初三。尽管她会大叫使人害怕,但狗也有所害怕的事物。她害怕的模样,在离开之后的第三年春节,仍使我无比怀念。

         大学在外地读书,距家一千多公里。我和家人视频的时候,常常听到在那头小灰叫的声音。大三那年夏季的尾巴上,我开学报道不久,妹妹告诉我小灰下午走了。也许是食物中毒,也许是寿期已至,爷爷把她埋在了后面的山坡上。我那天正在吃饭,听到消息的时候,忍不住落泪,还被同学笑话了一番。

         我写过好几篇怀念小灰的文章,有时会边写边流泪。写下这些文字的下午,心里的平静,隔着多年的岁月,缓缓流动。有关于你的记忆,是有关于我的记忆,是有关于我们的记忆。文字没有办法记录下所有的瞬间,记忆也无法。人与狗的故事,唯有相处中温暖的时刻曾留下。使我落泪的不止是小灰,还有过去的自己。

         写下有关于你的记忆,日后也会觉得温暖,

         南方的盛夏又快来了,等我回家再看看你。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